一个神奇的摸鱼

土被巨石压成了两半,随着山洞崩塌,地下某个被遗忘许久的禁术也被意外触发。土变成了类似亡灵的生物,并分成了两半。两个半身感觉共享,思想相对独立,不能分开太远,周围环绕的黑雾也可以充当五官和武器,但只有两个半身接触时才能被人看到,被压倒的一半性格阴郁,没被压倒的一半性格开朗。土四处漂流,见到了许多黑暗和美好,最后一半消极一半乐观地回到木叶。

一天晚上,卡做噩梦惊醒,结果在床边看到了死去的前队友,整个人吓到褪色,但两部分不小心挨到然后被他看个正着的土受到的惊吓更大。交换信息后,卡惊喜担忧愧疚,第二天一大早就和土去了水门老师家。水门夫妇惊喜过后开始思考办法,检查稳定了一下土的状态,给卡卡西一个长期任...

带卡 一步之遥

*和平世界AU

*背景是之前的植物语十级土,不过梗被我二次魔改,可以看做平行世界……

*短,OOC,一发完

01

某位水影正坐在办公室批改公文。他一边飞快地在相应位置上签字批注,一边和窗边的爬墙虎交换消息。

02

带土花费了一段时间才习惯了这个能力。近几年他遇到的植物种类不断增多,听的也越来越清楚。那些生物像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网络,带土无需通过身体接触便能在脑内与之接触,没有被那些吵吵嚷嚷的声音弄出什么毛病,他倒也算是天赋异禀。

水之国的植被大多依水而生,适应潮湿温暖的气候,连脑内听到的声音都带着绵软。

03

他突然停下笔皱了皱眉,正巧前来的交报告的白看到后忍不住慰问了几句。...

带卡 Darling

*架空AU

*私设多,无逻辑,OOC

*新年快乐!

早晨刚下完小雨,卡卡西在树林里呼吸着冰凉的空气,有几滴水珠顺着树梢溜进他的脖子里,这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他不像带土那样喜欢这边潮湿的气候,即使会让身上的旧伤开始绵长的疼痛,但带土每当这时总会露出怀念的表情。是的,带土,卡卡西不禁又一次想起了他。介于他几天前被一通意外的电话紧急叫到了研究所,开始了无休止的加班,留下卡卡西自己想办法打发剩下的假期。

卡卡西漫无目的地前进着,不时拨弄开挡路的枝条,偶尔还听到鸟类的鸣叫声。在带土邀请他来这里之前,他并不知道郊外还有这么一个地方,人员稀少,却能满足大多数日常所需,更重要的...

带卡 熄灭的海

*现代架空AU

*书店店主土×打工法学生卡

*私设多,OOC

*短,一发完

我读过一本书,上面提到过凌晨卷帘门升起的声音特别像海猫的叫声。

有几次失眠的时候,我把阁楼的窗户打开了一道缝,一边透过去看远处的海岸线,一边假装不在意的样子等待马路对面的超市开业。那声音咿咿哑哑,不刺耳却也不会让我做出相关联想。这个无意义的活动就这样持续下去,在第十二次的时候我发现开门的店员换了人。

我私下称呼他为K先生,虽然我们平时只是各自坐在门面里的点头之交。K先生的外表还是老样子,他因为粉尘过敏常年戴着口罩,偶尔打招呼时嗓音比真正声带受损的我还要嘶哑。

我记得他现在快要就业了,没想到还有...

带卡 What Happened to Obito (1)

*

[日记]

今年的2月10日是星期一,我好久没过生日了,早上看到日历的时候险些欢呼着蹦了起来。当然,带土及时制止了我的想法。说实话,一个26岁的大男人那样做是有点伤眼睛,但这没有影响我的好心情。

我还住在原来的屋子里,就是墙上的照片被收进了相簿,换成了一张写满笔迹的彩色地图和便签本,比如三号就把有特色食物和著名景点标注了出来。桌子上摆满了各类书籍,最显眼的地方并排码着编号一至七的手账。带土只看过其中的一部分,但这也够我受的,我经常觉得脑子里塞满了信息,其他人却看起来接收良好。

外边是难得的大晴天,一出门我就遇到了琳(她越来越漂亮了!),好吧,还有笨卡卡西。他们把我拖到了在居酒屋举办的...

带卡 Sign

*和平世界线

*私设多,OOC

*融合了部分大土性格和直感的仔土

*踩着元旦的尾声,祝新年快乐

*短,一发完

卡卡西第一次看到带土的时候,他正冒着雨从宇智波族地边的围墙上跳下来。他的脸上有几道划伤,不过比起被远远抛在后面的那些家伙,倒是显得不怎么狼狈。

他马上认出了这个人是谁,宇智波家难得一见的怪胎。这个家族脾气古怪,但一向内部团结,唯独宇智波带土是个例外。

带土和他是一届,毕竟是宇智波出身,又比他年长一岁,理论偏科但足够优秀,实战更为抢眼,也算是配得上那一族的天才名号,却不知为何就是和族里关系不亲密。

“听说是因为孤儿的缘故,一开始天赋也不突出,等到发现他居然开了眼时,人也已...

终于收到快递啦❤!实物和贺卡都好可爱! @Guilt

带卡 植物网络

*原著线,私设多,无逻辑

*植物语十级土×背景中的暗部卡

*土的脑内大概有个那——么大的聊天室

*只是个摸鱼段子,暂时没时间完善…(哭)…

目睹琳死亡的带土一心报社,然而开万花筒后的过大消耗使身体复健时间一再延长,斑甩手留下来的庞大信息量接收处理仍需时间,完全控制水影和晓也是个艰难的过程……

种种压力之下,为求稳妥,他选择暂时蛰伏。

某天,带土突然听懂了植物的语言,并能和它们友好交谈。毕竟连山那边海那边的土之国也会有一两颗植物,于是来自世界各处的消息蜂拥而至。

当全世界几乎都是你的眼线时,如果有人搞了什么小动作,嗯,你懂得。

“小南姐费尽心思隐瞒行踪,结果只是去买了...

带卡 Old Money

*和平世界线

*私设多,无逻辑,OOC,文不对题

*一发完的摸鱼产物,肝疼


01

水门班组队两年,他们在任务中的配合变得默契而稳定起来,但任务之外,带土却感觉自己和其余三人距离日益疏远。

一开始他感觉失落,后来是惊恐。这时他才明白自己的确是一个敏感的宇智波。有一段时间他的脾气焦躁,想寻找一个爆发口。但或许是因为他平时也总是会上蹿下跳地和卡卡西争执,最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卡卡西眼中的不耐烦倒是又多了不少。

他试着提早出门,第一次没有迟到后,连老师也很惊奇,欣慰地说他有了进步。但连续一周准时到达后,再没有掀起什么波澜,好像从前总是迟到的带土也被遗忘了。

习惯真的是一...

带卡 说好的科技促进发展呢?

 *平行世界AU

*机械义肢自己也玩得很溜上忍土×忧心忡忡的上忍卡;
战后复活线准备养老的土×工作稳定也想退休的六火卡

*对火影科技树怨念已久

兜和蝎在测试新机器的时候,带土正窝在角落里调整义肢。大蛇丸今天不在,他大概在隔壁实验室研究药剂,微观世界和忍术对他的诱惑力远比冰冷的金属要大。

说实话,带土也不知道这些家伙是怎么凑到一起的。这个号称是五大国尖端的研究所里宗旨不是科学就是艺术,或者两者都有,他顶多算是个可以偶尔充当助手的无私志愿者,有时还要倒贴钱。

最近完成任务后,他都没有立即返回村子。上次顺手把一个不必要的部件作为临时武器扔出去,抹了一把又随便...

© 多话情人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瘫倒在实验室半出坑/随意取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