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话情人

主中年组+粮食向/土厨&卡厨

带卡 逆流河 01

PART A

传说中,世界上存在一条绝无仅有的"逆流河"。

河流发源于海洋,逆流而上,止于高山,河流的尽头就是"不死之水"。

从古至今,不断有人出发去寻找,但从来没有人能够取回一滴半点……

01

带土的杂货店在村子里最后头的一间屋子。

这是个十分普通的小店,并没有宇智波一贯的排场。透过橱窗能看见店里形形色色的抽屉与格子,狭长的盒子几乎堆到了天花板。木质的门上挂了一个兔子形状的牌子,上面就写着“杂货店”,推门而入时,木门发出吱吱哑哑的响声,莫名给人一种欢快的感觉。这时,带土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穿着蓝色和橙色相间的运动服,防风镜没有好好带在头上,反而慵懒地挂在脖子上,整个人热情地就像永不坠落的小太阳。这个男孩长着一双圆圆的眼睛,不同于其他宇智波可以说是漂亮的长相,显得格外健气。带土的店里什么都卖,像是婆婆的特效草药,甚至一把好刀,要是把那些雕着各式图案的满满的抽屉、隔间、盒子都搬出来,大概能绕整个村子一圈。

带土就住在店铺的阁楼里,通过阁楼的窗户可以看到远处山尖上的皑皑白雪和旁边茂密的树林。店里的顾客并不总是源源不断,村民们很礼貌,也很矜持,尽量避免时时去叨扰,即使他们知道带土总会热心地帮助他们排忧解难,就算不能准时开店。带土有时甚至会为了帮助隔壁婆婆寻找淘气的猫咪消失掉半天,尽管如此,店门还是敞开着,顾客们可以各取所需。例如,当带土回来时,就会发现柜台上留有一张小纸条:“拿了一份乌鸦的饵料。止水。”旁边放着应付的钱。

而在没有事情的时候。带土就会待在阁楼向远方望去,这样耽误不了他的生意,还能让他有时间攒出故事作为与前来补货的草药商女儿,琳的谈资。为了向琳证明他能认清天上的星星,带土还专门在房顶上开了一个可关闭的天窗,这样一来在没有雨的夜晚,他可以边躺着边念叨书里新查到的一串串拗口名字。

在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地方,一切都显得那么称心如意。

可是世界怎么会是一成不变的呢?

村子另一头的斑爷爷有次向他描述过风之国金色的沙漠,那可不是他店里细颈瓶中只剩下余热的橙色砂砾,而是滚烫的,炙热的,即使是沙漠最凶狠的飓风也不能使它熄灭,单单是看着就能让人由胸中升腾起火焰,不断变换的脉络怎么都让人看不腻。与那里相比,这个村子的景色就太寡淡了。带土心里像是被种下了一颗巨杉的种子,随便一条飘来的消息都能让它发疯似地生长,就算是琳也不能打消他的想法。

他想离开这里,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不幸的是,就算他再不像是一个宇智波,他不能随随便便脱掉这个姓氏,只有没有姓氏的人和外姓人才能长时间离开村子,要不,就是死人。自从他有记忆以来就生长在这间杂货店里,在以前没有那么多规矩时,他的父母就是在一次外出采购途中被雪崩带走,连尸体也再没有回来的。

可是我连雪堆都没有见过,带土有时会沮丧地想。

现在他开了村里唯一的杂货店,就算真的有孤注一掷的理由,他也不能说走就走。村里的人会怎么想呢?难道他要抛弃他们吗?他和他们相处得不愉快吗?他不想再待在村子里了吗?总之,他们是不会理解的。

要学会忍耐,他对自己说,生命力再顽强的植物也会有枯萎的那一天,消失的神不知鬼不觉……可是,总有些事情不切切实实地接触到,你是不会发现那是有多重要的。就像是在某天你遇见了一个人,只有你真切的看到他时,你才会发觉,啊,就是他了,而不是你之前想象的或是别的什么。

带土也是这样。

那是个夏末的夜晚,他从角落里找出了一把摇椅,敞着店门享受着晚间的清凉。就着长着黑白花纹的,芦荟模样的台灯灯光,他翻弄着从路过旅行者手中换来的小册子,正在神游天外。突然,耳边传来一个懒散的声音,吓了他一跳:“请问,您这里有秋刀鱼卖吗?”

他抬起头,眼前是一个白色的少年。

这是个十五岁左右的银发少年,明明是夏天却带着长围巾,穿着一双鹿皮靴和一身作战服,腰带上挂着几个皮袋。他悄无声息地从开着的门进来,仿佛一个远古的幽魂。此刻,他正平静地看着托梅克:“您这儿卖秋刀鱼吗?”

……所以为什么是秋刀鱼,带土怔楞着点着头回答说:“是的,我卖,我有秋刀鱼卖。你要什么口味的?”

带土觉得自己大脑要停止转动了,真可怕,他想,这下恐怕连贤二都不是了,斑一定会笑死他。他拿出了几个狭长的盒子放在柜台上,示意可以打开随意选择。

男孩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月牙的弧度。这一瞬间,他心中那颗巨杉仿佛也暂停了生长,直到男孩转开视线,他才感觉自己重新活了起来。

男孩选完后立马把鱼放在了腰间的袋子里,做完这些动作,他没有马上转身就走,而是站在那儿,环顾着四周风格各异的储存间,像是在探索一处神秘的宝藏。

“您这里都有些什么呢?”

“什么都有……”带土很快答道,”总之是一切需要的东西。”

“比如松紧带?”

“比如松紧带。”带土指向了高处的一个抽屉:“那个主要是帽子上的。”

“纸牌?”

他拉开了边上一个抽屉:“在这儿。”

男孩犹豫了一下,接着有些腼腆的笑了一下,他的声音有些愉悦:“还有……《亲热天堂》系列?”

带土露出了有些古怪的表情,他打开了靠近门的一个大抽屉:“在这儿。咳,每期都有。”

这次,男孩的眼睛彻底焕发了神采,看起来整个人精神一振。

“雪山上的泉水?还能感到冰冷的泉水?”

带土爬上梯子,从深处的隔间里取出了一个透明的没有一点杂质的瓶子,里面装满了干净的泉水,隔着玻璃都能感受到了寒冷。他爬下梯子,把瓶子递过去,让男孩摸了摸。男孩用手背蹭了一下,就像在轻抚他心爱的宠物,带土不禁屏住了呼吸。

几秒钟之后,他若有所思地抽回手,在店里转了一圈,开始随手指向数百个抽屉中的一个让带土回答。但随着带土的回答,他反而闷闷不乐起来,低下头好像在思考什么严肃的事情。

“您的商店里什么都有吗?真的什么都有吗?”

最后,男孩抬起眼睛问道。

带土感到有些惶恐不安。

“总、总之是一切需要的东西……”他有些结巴地答道。

“那么,”这个迟疑的声音中,突然充满了一种炽热的希望,至少在带土看来是这样的,“那么您也许会有……卯之河的河水?”

什么河水,什么卯之河,带土一无所知。男孩期待地望着他,眼里掠过一丝阴云,不等带土问他,他便说道:“此水能起死回生,您没听说过吗?”

带土轻轻地摇摇头,不,他不知道。

“我需要这种不死之水……”男孩喃喃地说。

带土多么希望他能再多说点有关不死之水的事。可是,他径直走了过来,掏出了一个手工缝制的小布包。

“这些秋刀鱼多少钱?”

“一两……”带土恍惚着低语,习惯性地将登记表和笔递了出去。

男孩把一枚通用币放在柜台上,登记了相应信息后,又冲带土笑了笑。

“再见!”

接着,他走出了商店。

灯光忽明忽暗,带土重新坐回他的摇椅。在需要抄录的登记表上,写着陌生男孩漂亮的字迹“卡卡西”。

他盯着它,像是要把它刻在脑子里。

TBC

*不知道有没有人读过《逆流河》这部童话,我觉得还挺有名的,可周围的小伙伴们都不知道……这个童话分他版和她版,写同一时间线下两个视角的旅途。
*这篇主要是参考他版,是带土的视角。感觉会写很久的样子……(怀疑人生.jpg)
*私设有一大堆,大概是十五岁左右的仔土×父亲离世后被水门家收养的不那么毒舌的仔卡
*带土所在的村子主要成员是宇智波,但会有外姓的商户和旅行者暂住,成员不能随意离村。

评论(10)
热度(46)
©多话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