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话情人

主中年组+粮食向/土厨&卡厨

带卡 逆流河 02

02

从那天起,动身寻找卡卡西的念头,一直在带土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有一次,他做了一个古怪的梦,梦见卡卡西奔跑在充满高低平台的黑色空间里,被一群长相奇特的飞鸟追赶。这些鸟类都四周围绕着不断变换的彩色球形闪电,散发出能把人烤焦的高温。卡卡西呼喊着带土的名字,在靠近后抓起了他的手。两个人拼命地往前跑,好像前方永远没有尽头。直到带土一脚踩空,他们瞬间掉入了一个冰冷的水潭。

带土知道这是由不死之水聚成的深潭。

透过水面向上看,他发现本来应该是月亮的地方被一个有着红色的圆形图案代替了。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开始涣散,在意识完全消失前,他莫名在意起来卡卡西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名字的事情。“所有的人都认识你,带土。”他最后听到卡卡西回答说。

带土决定把出发的日子定在一天夜里,因此,人们没有能够马上发现他消失掉。

那天清晨,他把店里的事情撂在一边,带上斑爷爷喜欢吃的豆皮寿司和甜点,向村子的另一头跑去。斑是个脾气不算好的老人,听说他以前周游过许多国家,年轻时的性格更加不可一世,现在可能是年纪大了,增添了些许耐性。因此总有人,特别是小孩子,喜欢来找他讲故事。

斑知道很多东西,带土看到他正在给止水讲述雷之国中央山脉的河流,日日蒸腾的温泉。止水全神贯注地听着,他每次听完都会回去复述给因为照顾弟弟变得格外忙碌的鼬,两个人有着说不完的深奥话题。出于谨慎,带土这次只远远地站在一边,直到他们结束,才走了过去。

斑瞥了他一眼,权当是打个招呼。他们俩不是爷孙,但是斑一个人生活,带土又是孤儿,他们虽然总是互相嫌弃,但彼此间感情还是不错的。

“怎么了?”

带土难得没有咋咋呼呼地登上门前的几级台阶,他盘腿坐在老人的身边。

“您还是老样子,”带土撇撇嘴说道,他把寿司递给斑,“我想找些东西,估计只有您才会知道。”

“说吧,要找什么?”斑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带土不想耽搁太久,他直截了当地问道:“您听说过卯之河吗?”

他仿佛又听到卡卡西对他说:“……卯之河的河水。”

“那是一条逆向流淌的河流……”斑慢条斯理地说。

“什么?”带土咕哝了一声,这种事情简直是闻所未闻。

“逆向流淌的河流,”斑一字一顿地说,“卯之河是一条逆向流淌的河流。”

这条河发源于大海,它不是注入大海,而是从大海里流出,好似吮吸着海水。河的源头宽广开阔,据说那里长着一种奇特的白色树木,那些树木的树干上有着人类的面孔,嘴里说着永远都讲不完的话。那里还有各种各样的珍禽异兽。”

“比如说?”带土好奇地问,“有危险的动物吗?”

斑摇摇头。

“总之,”他接着说,“最奇特的就是,这条河的河水一直向上流淌,流到内陆,传说流经几百公里。河面越来越窄,水量也越来越小,传说这条河最终会流到一座‘大筒木山'的山脚下。”

“大筒木山?就是传说中六道仙人居住的地方?”

“是的。卯之河会倒流向山的顶峰,之后它会变成一股比大拇指还要细的水流,最后汇合在一块纹理奇特的红色石头下的低洼处,形成一个圆盘大小的水潭。这水不仅异常的纯净,冰冷,而且还具有力量,带土……”

“力量?”带土问。

“是的。它能起死回生……”斑发出了一声嗤笑,“只是来没有人把水带回来,傻小子,从来没有人能够到达山顶,连成功找到那座山的人都很少。就像是有什么在阻挡着一样。”

“这条河和那座山也许根本就不存在。”

长时间的沉默,还是斑打破了局面:“是谁告诉你有这条河的?”

带土突然想起自己原先的目的,他想了想,还是把他的秘密和盘托出,这样也许能够打听到更多的消息。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那天晚上发生在杂货店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斑。那场景历历在目,就像卡卡西白得像月光一样的皮肤。

斑听完这话,难得嘲讽之中充满了温情:“贤二,你是不是恋爱了?”

带土一下子面红耳赤。他想举出琳的例子来反驳,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两种感觉并不一样。他跳着脚准备起身离开时,老人一把抓住他的袖子,又把他拽了回来:“你急个什么?”

带土只好从命,他和斑闹别扭从来都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你刚才说,他还有几个皮袋子?”

“是的,他有好几个。我想他的袋子里放得下任何东西。”

这次,斑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

“你看,我知道几千年来人们一直在寻找它,但是从来就没有人,我是说从来没有一个人,带着一滴不死之水回来。我曾经有一个年轻力壮的朋友,全副武装,踌躇满志,可是他的冒险未到大筒木山就结束了。一个流浪的小子说要找到不死之水就能找到,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那么,”片刻之后,带土喃喃地说,“他会遇到些什么呢?”

斑笑了一下:“你还是去想想你自己吧。得了,快回去吧。也许顾客在等着你呢……”

也许斑说得是对的?带土不知道。他只是点了点头,站起身,紧紧地握了握斑的手,然后转身拖着缓慢的步子向杂货店走去。

出行前的准备总是格外恼人,在最近的这些日子里,他总是在思考穿什么衣服,带什么东西,因为他压根儿就不知道旅途中等待他的是什么。他头大地翻找着从路过的旅人手中收罗来的札记和探险小说,好不容易才整理出一小包行李。他还亲手用所能找到的最结实的布料制作了一个小小的口袋,就像是卡卡西交钱时拿的那种,里边只放了被支付的那枚通用币。他把小口袋藏在衣服里,用细链挂在脖子上,就像是一个幸运符。最后,他在腰间口袋里放了几把小刀,刀身很薄但是足够锋利,以备不时之需。

出发的那个晚上,他把写给斑的短信折叠好。当信纸滑进信封的那一刻,带土眼眶红了,但他已经决定不再向以前一样动不动就哭了。斑比他最初记忆里的样子老了很多,当带土回来的时候,他还活着吗?再说,自己还能回来吗?斑的朋友就没有回来,他其实一点把握也没有。可是他还是想找到卡卡西,找到不死之水,或许再给斑也带回来一些。

借着月光,他把信封和杂货店的钥匙放在了斑的门前。他猛地跳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上了大道。这条路他已经走过无数次,他从未觉得自己的脚步会这样轻快。他已经是一位无姓的探险者,然后所有人会认识他的名字,就像卡卡西在梦里说的那样。

TBC

*这篇文的名字其实应该叫“带土寻妻记”(天道好轮回)

评论(1)
热度(35)
©多话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