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话情人

主中年组+粮食向/土厨&卡厨

带卡 柔软的金属 (上)

*平行世界 AU

*四火和平年代,火学内容在开篇便基本解决

*受查克拉影响的白发上忍土×即将退出暗部的上忍卡

*然而上篇根本没有写到带卡的内容,且文不对题



宇智波带土从未觉得人生如此艰难。

他只是出村执行一个普通的B级任务,没曾想在任务完成后便遭遇了不明围杀。好不容易脱离险境,又被紊乱的查克拉夺去了意识。而再次清醒后,他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感觉全身像是被重新组装过一般,仅仅是挪动肌肉就酸痛不已。

带土艰难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 四周战斗留下的场面变化不大,看起来他只是短暂的昏迷了一会儿。他强迫自己调整状态。他需要去找寻到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处理伤口,他需要休息,他需要理清楚情况然后让忍猫回去传递消息……

他扯下因为打斗而变得遮挡视线的护额,准备先收到忍具包里,直到他通过铭牌的反光看清自己的状况。

一瞬间,带土甚至想回到过去给幼时嘲讽卡卡西少白头的自己来上一巴掌,叫你多嘴。

他看见铭牌中写轮眼的图案像风车一样快速转动,难以置信地扯下一根头发后,他不得不认命地承认自己的头发真的变成了白色,而不是幻术或者是什么恶作剧忍术。

见鬼,带土顾不上欣喜自己意外升级的写轮眼,被血液浸泡后黏在身上的衣服让他感到很不舒服。他瘫坐在树旁,一脸的生无可恋。

如果他说自己是完成任务有感,福至心灵染了头发会有人信吗?



然而,现实告诉他,祸不单行,他还是太年轻。

勉强算是后起之秀的宇智波还没来得及重新做好心理建设,就被大脑中响起的一阵耳熟的歌声吓得弹了起来。幼时在夏日祭听到的慵懒小调直接响彻在脑海中,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就在他怀疑自己其实是精神出了问题的时候,嘟的一声,歌曲戛然而止,这回换成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喂,听的到吗?”

带土不禁瞪大了眼睛。

虽然嗓音变得有些嘶哑和低沉,但他听的出来,那是他自己的声音。



“……所以你现在是在用一个叫做电话的东西跟我说话?"带土艰难地问道。

空旷的树林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响起,这场景简直可以充当所有恐怖故事的开篇。

“是,”男人很平静地回答,“你可以想象老师的飞雷神或者通灵兽,就像一个媒介,通过一串数字把信息传递到事先标记过的地方。"

“……那你是怎么把电话标记到我脑子里的?"

年轻的宇智波无语哽咽。

带土试着把男人描述中的机器想象成真实的东西,类似一个方形的盒子,上面安放着标有十个数字的金属转盘,他现在应该拿起了被称之为听筒的部件放在耳边,如果他把听筒放回去,通信就会终止。而如果他主动拿起听筒,依次转动出一段数字,他们就可以重新联系起来。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带土想,不过前一天他也想不到自己的能开到万花筒,更想不到自己一下子就变成了白毛。

在交换了对方的情况后,带土得知男人——或者说是已经接近四十岁的,平行世界的带人也是突然间能够和他通话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会出现这段数学。我之前托鸣人调查过,它并不符合我们这边通信的规律,所以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拨了一下,没想到会接通。”带人说。

对了,鸣人。带土本来还想趁早回去,好和某个马上要从暗部出来的稻草人混蛋争夺一下小队老师的权利,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这让他感到有些挫败,尤其是年长的带人还给他一种无时无刻都会游刃有余的感觉。

按照带人的说法,这种连接意外地稳定,可能和他的万花筒能力有关,但发色的改变就不一定了。

“一般头发突然变白最大的可能性是由于查克拉的透支,不过我又不是医忍,具体情况你还是应该回医院检查一下才能知道。两个世界的流速是相同的,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可以晚上再聊。”

好吧,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带土尝试着在脑内挂断电话。

他做了个深呼吸,一鼓作气使用起刚得到的时空间能力,直接移动到了火影办公室。



自从上任开始便忙于公文的波风水门感知到熟悉的查克拉波动,他艰难地抬起头,没想到看到了本应在外执行任务的自家爱徒——还是褪色的版本。

金发的四代目火影第一次开始怀疑人生。

评论(2)
热度(44)
©多话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