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话情人

主中年组+粮食向/土厨&卡厨

带卡 落地之前

*白发土×战后卡

*大写的OOC

*意识流,有病,估计是幽灵车


这个世界本就是存在假象的。像是常被提到的太阳的消亡,在被传达到地球的八分钟里,它还是存活的,甚至和往日一样温暖。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怎样发生的。回过神来,我躺在干燥的地面上,竭力压制着喘息。带土就像一场迟来的大雨,让我整个人从内到外都湿透了。

他慢慢俯下身来,我甚至能看见他脸上白色的绒毛,白化使他变得柔软。他伸出完好的左手抚弄我的皮肤,肌肉的触感太过良好,我感觉热度从他碰到的地方蔓延开来,像融化的液体一般流淌。

带土像猫舔舐毛发一样从我的额角吻起,略过我的眼睛,鼻尖,下颚,身下的动作却依旧凶狠,带出一阵阵粘稠的水声。

他一向不给我好脸色看,但今晚情况不同。这大概是他与生俱来的直觉,在预感到某个时刻临近的时候,他就会变得平静,用上他全部的耐心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然后把心脏剖给我看,给我讲述起上面美妙的纹路。我按着他的步调去接纳那些展示,喜悦和恐慌盘旋着升起,宛如烟气缭绕升腾。

或许冥冥之中真的存在着那样一种力量。

我们接近,慢慢偏出原有的轨道。提前毕业并没有让我们分开,在水门班成立以后,我们的距离反而被吸引着越拉越近,近到相互挤压。终于,在那天,带土的半个身子都被碾压的粉碎,其中的一小部分恰好掉落到了我身上,于是在我的身体里掀起滔天巨浪,顺着左眼融入四肢百骸。

大概就是我们靠得太近了。

那股力量又开始把他推开,直到他到了现在的位置才停下。这次我们跌跌撞撞地跨过了将近十八年的时间,最后他陨落到了我身上。

我突然感到呼吸困难。可能就在一秒,他就会返还到辉夜空间,接着整个人破碎成尘埃。我甚至疯狂地想要嫉妒那片超重力的土地,再来一次我不仅不能把全部他带走,还要眼睁睁地看着他碎裂地更厉害。身上的汗液使皮肤变得湿滑,我废了一番功夫挣扎起来,只想尽可能地缠绕在他身上,让他留在我体内的东西越多越好,最好能和我融为一体。

卡卡西,看着我,他像是叹了口气。

我勉强聚起的失焦目光看向他,身体里的律动变得缓慢而坚定,带土微微蹭着我的脸颊,他好像整个人都在发光。我感到一阵恍惚。

你该知道我喜欢你的,他说。

我蓦地瞪大了眼睛。

我知道带土是个什么情形,战争把他整颗心都暴露在世界中,上面被侵蚀的千疮百孔,曾经我会因为这个事实而痛苦。

现在他摸索着把我的手扣在心脏的位置,然后伸出另一只手遮住我的眼睛。

我把它交给你了,他说,所以总会再见的。

我们把对方都填满了。

释放后的余韵还在,我杂乱地躺在床上,熟悉的天花板更像一个久违的幻影。

他大概最后隔着手背又吻了我,我想。

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四肢仿佛刚恢复了知觉。他大概把我的一部分也带走了。

我把自己揉进被子里。

闭上眼睛,我感受到久违的安宁。

评论(1)
热度(31)
©多话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