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 大火

*三战前的仔带卡

*OOC,无逻辑,私设如山

*一发完


有些伤痕像场大火。

 

他试着调整自己的重心。刚才应该是伤到了右侧的胯骨,不,不只是那里,他浑身都迸发出一种钝痛。但他咬着嘴唇,少见的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卡卡西锐利的声音像他正在专研的新忍术一样,几乎要刺穿他的头颅。

他感受到了难言的愤怒。

带土是在忍校毕业时,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朔茂前辈去世的真相。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他会听到已经不再作为谈资的流言,还是因为快要和卡卡西组队的缘故。

卡卡西在六岁就成为了中忍,之后却陆陆续续换了好几个队伍。带土其实想的很好,那只是因为他们和卡卡西不熟,毕竟卡卡西的那张嘴总是说不出什么好话,自从提前毕业后整个人也冰冷了不少,或是他们在嫉妒天才的名声。他还记得小时候自己和琳去卡卡西家看他做鱼的样子,那个家伙再怎么惹人生气,内里也该是柔软的。

路过的那两个中忍幸灾乐祸地说着白牙之子任务为上的冷血原则,不合群的作风,明明是中忍却要和两个刚毕业的下忍组队,带土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没有冲过去揪住他们的领子质问。

卡卡西怎么可能像他们说的那样?

水门班成立第三年,带土和琳才跌跌撞撞地升为中忍。带土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好不容易追上了一小步,他几乎以为这样继续下去,总有一天他能和卡卡西并肩,甚至能互相了解,像一对好兄弟一样相处,直到今天。

这是一个少见的A级任务。

尽管迟钝如带土也能感受到村子里日益紧张的气氛,他们的任务还是以B级和C级为主。早上水门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带土并没有预想中的兴奋,反而隐隐感到一阵窒息。

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任务意料之中的很艰难,前半部分勉强还算是顺利,然而当他们和水门分头行动时,琳被抓住了。

带土立刻就想把她救回来,且不说私下有什么想法,他根本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同伴遇险,何况是那么温柔的琳。但卡卡西居然制止了他,选择先完成任务。他竟然去制止他。他差点直接和卡卡西打了起来。

可就在他俩分神,琳逐渐被带离开来时,又有新的敌人冲了过来。带土没有马上反应过来,于是他生生吃了一击,狠狠地撞到了树上,嘴里立刻感到一阵腥甜。他顾不上查看自己的状态,狼狈地再次进入战斗状态。

如果不是水门老师及时赶了回来……他忍不住又咬了咬嘴唇。

“拖后腿的”

我知道。

“你戴的护目镜根本就是摆设吧。”

不用你说。

“说什么大话。

“你刚才都在想些什么?

“忍者本来就应该以任务为先。”

是,我知道,我是总说要保护同伴没一次做到的废物。可你怎么可以那样说?你怎么可以在发生那件事情之后反而像村子里的那些人一样那样说?

 

大概是发现带土反常的一直沉默,卡卡西不耐烦地伸手拽住他的领子。

“哭包,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我觉得白牙是真正的英雄。”

“什…?!”

是,在忍者的世界里,违反规定的人会被称为废物,但是不珍惜同伴的人根本连废物都不如!”

带土几乎是吼了出来,他感觉眼睛一阵酸涩,可唯独这次他不想在卡卡西的面前哭出来。卡卡西像是呆住了,他一把甩开了卡卡西的手,那上面一点力气也没用。

他扭过头缓慢地向琳和老师走去,琳貌似受伤了,他也需要简单地治疗……

带土发现琳到抽了一口气,他忍不住皱起眉头。

他看见水门冲他走了过来,阳光太耀眼了,他不禁眯起眼睛,却意外地从老师的瞳孔里看到了一双血红的勾玉图案。

原来他开眼了。

最后水门决定在附近的一处安全地点休整,第二天再返回村子报告。

带土冷着张脸,这让他难得像是一个宇智波。他知道谁都想和他谈谈,但至少是现在,他什么都不想说。他还在压抑着自己的怒气,怕一开口会是一些本不想说出的恶言恶语。草草地收拾过后,他就挪到一个角落里强迫自己睡了过去。

带土这种不合作的态度让水门也感到有些头大,但他其实没有那么担心。相处这么久,他知道带土很擅长调节自己。而本应处于争论中心的琳也还好,她只是受了些惊吓,更多的是对自己能力不足的歉疚。

但卡卡西就不同了。

他或许早应该和卡卡西谈谈关于白牙的事情的,水门叹了口气,再怎么天才卡卡西也只是个十岁的孩子,朔茂前辈的死和村子里的闲言碎语带来的影响太大了。

是他这个老师当得不够称职。这样想着,水门扫了一眼开始休息的其他两个学生,向缩在另一个角落里的卡卡西走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水门班在处理好周围的物品后开始返回村子。

卡卡西有些不知所措。这对于他来说是很少见的情况。在父亲去世后,他一直要求自己像守则那样成为一名合格的忍者,绝不能重蹈覆辙,但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又让他重新迷茫起来。卡卡西踌躇了很久,他决定和带土好好谈谈。可就在他准备开口时,他注意到带土把护目镜收了起来。他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勇气瞬间消散了。

直到从火影室出来,水门安排好事情,宣布队伍解散,卡卡西都没能找到说话的机会。

结果反而是带土先开的口。

他说是自己不够冷静,口不择言没有考虑卡卡西的感受,不过还是保留自己的观点。

“在得出统一的结果之前,那就一起努力先不让这种情况出现吧。”

“现在我也开眼了,到时候可别让我追上了,笨卡西。”

带土看起来和之前一样开朗,但还是有些地方不同了,他瞥过来的眼神开始有了成熟的意味。

卡卡西看着他,内心感到一阵惶恐。


END



*写这篇其实有很多私设。根据官方设定,带土没开眼也是9岁下忍/11岁中忍,看年龄虽然比不上5岁下忍/6岁中忍/12岁上忍的卡卡西,但其实也不是很吊车尾。可能是因为战争年代的宇智波?毕竟按大多数的总结,应该是带土3岁左右二战结束,12岁时三战又开始了,然后13岁神无昆桥后不久结束。

不过这么一看,水门班也是磨合了差不多5年,完成包括一件S级一件A级在内的136件任务的小队。于是就想,他们如果关于同伴的争论爆发的更早一些会怎样。

S级任务应该就是神无昆桥那次,所以私设是在带土升为中忍后不久,在三战前进行的唯一的A级任务中发生了争执。

有时候成长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自我感觉不算刀,毕竟他们能改变的还有很多。

评论(5)
热度(42)

© 多话情人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已出坑/随意取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