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 柔软的金属(中)

*平行世界 AU

*四火和平年代,火学内容在开篇便基本解决

*受查克拉影响的白发上忍土×即将退出暗部的上忍卡

*没有大纲真的不是个好习惯




“不,您的学生真的没有未老先衰。

“没有,那边天气很正常,没有六月飞雪,这也不是被染的。

“对,也不是时空间忍术……啊不,可能是时空间忍术,但没有穿越那么多年,我清清楚楚记得前天晚上还从师母那里拿了一罐小点心。

“所以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带土有些头疼,“醒来的时候除了发现写轮眼升级以外,没感到其他其他异常。”

“那就先去医院看一下吧,报告可以等会再说。”年轻的火影担忧的总结道。

带土看着老师刚才甚至可以说是波澜壮阔的脸,他一点也不想知道他在对话同时又脑补了些什么。如果等会儿检查没什么问题,老师怕不是要给今天命名一个纪念日,他颤抖着把这个可怕的想法从脑海中甩掉。

最后他向老师借了一件深色的兜帽袍子,匆匆穿好后赶去了医院。




今天正好是琳当值,从幼时就经常需要包扎伤口的带土,熟门熟路地溜到了值班室。棕发的医忍应该是在巡房,估计过一会儿才到换班休息的时间。

带土坐立不安地待在办公室里。他不想惊动太多人,不然也不会冒险使用能力直接去火影塔。可短短的十几分钟里他已经变换了许多个姿势,他觉得琳如果再不回来的话他都能在值班室里跳上一套要完整的广播体操。就在这时,门被打开了,带土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他刚想回头,结果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

“……带土?”卡卡西一进门就看到了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同伴,“你这是提前回来了?”

卡卡西感到有些奇怪。

托某人动不动会将自己的一些想法无意识地展示出来的本事,大半个同期的人都知道他初恋终成姐弟的心酸历程,再加上一到医院就会被变得异常灵敏的嗅觉困扰,带土一回村就守在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你这是什么打扮?等等,你受伤了?!你就这么待在这里?不知道先自己处理一下吗?!”

“不是,我……”

银发忍者意外的到来让带土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他正想着要怎么糊弄过去,就措不及防地被卡卡西抓住了手腕。他倒抽了一口冷气,消毒水的味道和陈旧的血腥味充斥在鼻腔。今天的经历太过丰富多彩,他完全忘了还需要处理伤口这件事情。

卡卡西皱起眉头,这让他的表情看起来变得冷硬。他把带土扯近想仔细看看他状况,没想到用力过大,直接把衣服连带的兜帽也掀了起来。

“你的头发?!”

带土这才反应过来,他一下子甩开卡卡西的手,惊慌之下使用起自被动习得后就频繁应用于救场的新能力,在卡卡西震惊的目光中狼狈地逃离了医院。




他像是刚经历了一场长途逃亡,冷汗流过重新裂开的伤口,发出一阵叫人牙酸的沙痛。

在仔细观察过周围情况后,他把自己从时空间中挪了出来。几天无人居住的房间已经落了一层灰尘。他召唤出忍猫,托它给琳简单传话后,便仿佛用尽全部力气一样蜷缩在房间的角落,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发抖。

这都是个什么事啊,他无声地嘟囔着,下一秒便陷入了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带土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到达了一个白色的空间,四周被各种形状的玻璃墙壁隔绝。

如果说万花筒携带的时空间是极夜的话,这里大概就是极昼。

熟悉的铃声再次响起,他一边寻觅着声音的来源,一边像上次那样接通起电话。



“这的确不是什么好兆头。”




 

白发的带人站在透明壁垒的对面对他说道。




 

TBC.

评论(2)
热度(28)

© 多话情人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已出坑/随意取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