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 Old Money

*和平世界线

*私设多,无逻辑,OOC,文不对题

*一发完的摸鱼产物,肝疼


 

01

水门班组队两年,他们在任务中的配合变得默契而稳定起来,但任务之外,带土却感觉自己和其余三人距离日益疏远。

一开始他感觉失落,后来是惊恐。这时他才明白自己的确是一个敏感的宇智波。有一段时间他的脾气焦躁,想寻找一个爆发口。但或许是因为他平时也总是会上蹿下跳地和卡卡西争执,最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卡卡西眼中的不耐烦倒是又多了不少。

他试着提早出门,第一次没有迟到后,连老师也很惊奇,欣慰地说他有了进步。但连续一周准时到达后,再没有掀起什么波澜,好像从前总是迟到的带土也被遗忘了。

习惯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他们可以习惯队里有一个屡屡出状况的吊车尾,也可以习惯一个开始有了长进的同伴。几次三番地尝试后,连带土自己也会对没有收到相应关注这件事情感到平静。

终于在又一次看到老师他们有说有笑地走过商店街后,带土拽住卡卡西永远的对手绕着村子疯狂地跑了好几圈。他喘着粗气和凯瘫坐在地上,突然觉得很迷茫。他曾经希望自己也能被所有人承认,独树一帜,像家族的其他人一样是一个天才,可当他发觉自己和队友在最普通的人际相处就有所区别后,他却感到恐慌。兜兜转转这么久,他自己的种种疑虑和改变从来都只是独角戏。

他把风镜摘了下来,却总觉得看着什么都像是透过了一个单面镜。

02

三战末期,他们在完成炸桥任务后得到了一段较长时间的休息。带土在开眼后和族人的关系并没有缓和太多,只是由以前明里暗里的嘲讽变成了客气的寒暄。一个人待的时间久了,他已经学会了自己思考事情,族人的表现符合预期,但仍让他感到窒息。

隔壁关系很好的老奶奶家里有人出嫁,正在为合适的房源苦恼。于是他卖了个人情,异常顺利地搬出住不太惯的族地,并在那家人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个僻静的住处。他不懂植物,院子里的高大的树木只让他觉得讨喜,安置好本就没有几件的物品,他又得到通知返回到战场。

战争结束在冬季,他回到住处才发觉那是一颗梅树。他惊喜地绕着跑了好几圈,最后挑了几枝送给了老师和玖辛奈。水门老师马上就任火影,他想不出别的什么,就用这个作为礼物。

后来他们问这梅花是从哪儿找来的,但带土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03

带土早就过了为人际关系苦恼的年纪,或者说他已经不会像幼时一样对自己或对他人有过多的期待。

他尊敬水门老师,对时空间忍术开始感兴趣后,除了在火影楼交任务外,在老师工作相对较轻的时候还会去去老师家交流学习。

在周围人中,他和玖辛奈以及美琴姐其实是交流最多的,尤其是鸣人和佐助陆续出生后,他会去帮忙照顾孩子。

在几年的旁观中,他除了清楚的知道琳对卡卡西的爱慕,也发觉了自己对琳的喜欢变得无关爱情,成为中忍后他就不再给琳添麻烦,有时去淘书时还会帮琳找找有关医疗的书籍。

然后,他和卡卡西的关系开始变得很好,好到他由幼时没有结果的单恋顺利的进入到了另一段更为渺茫的暗恋。

他发觉这件事情的时候没有太过惊讶就接受了,因为除去其实不算什么的同伴情结,他和卡卡西私下见面的次数用一双手就能数出来,如果再减去幼时卡卡西去他家看他犯傻,拽住他紧急集合的次数的话更没有剩下什么了。

他早就不迟到了。

所以他只要好好地看着他就行。

04

已经是暗部中坚力量的卡卡西被玖辛奈委托通知带土关于班内聚餐的事宜。

卡卡西因为带土不知不觉间变得比起嘴上说更注重行动的作风,开眼后逐渐增强的实力和两人战时关于白牙的谈话,内心已经认可了这个偶尔聒噪的同伴。他减少了和带土的争执,一起交任务时还会聊上好一段时间。水门班解散后众人总是聚少离多,他为这次班里难得的相聚而高兴,直到他按照幼时记忆里路线到达了带土的住处,却被告知带土早就搬离了族地。

那家人甚至为他其实是带土队友而感到惊讶。

小带土是孤儿,又因为天赋的原因一直被族里忽视,我们以为他上忍校后说不定会有更多的朋友,但一直没什么人来找他……成为下忍后更是,感觉他除了任务和修炼,越来越喜欢就那么待在家里……我们一开始以为他和队友相处不好,但有一次看到他和队友进行D级任务感觉相处也还不错……明明那么有活力的一个人,搬家也好,偶尔出去吃饭也好,怎么总喜欢选择在僻静的地方……

卡卡西拿着手里的新住址站在路口发呆。

他突然想起有一次他去找水门老师修炼,那时还觉得带土是一个吵闹的哭包。他们回来时遇到了琳,他为没有看到和她从小认识,还总凑在她身边的某个吊车尾松了口气,最后三个人聊了起来,还一起吃了玖辛奈做的晚餐。

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好几次。

那时带土在哪里呢?

05

村子里新开了一家荞麦馆。这家店的面条可以自主选择荞麦和面粉的比例,每种都有不同的口感,店里的小菜和烧酒也很好味,就是因为地理位置原因,再加上相对安静的氛围,店里的客流量恰到好处,偶尔的增加也都是由熟客介绍来的。

带土很喜欢这家店,他有时不想动火的时候就会来这里。他把每种比例的荞麦面都尝过一遍,还在同老板熟识后,和他小声地讨论着小菜的创新做法和酱汁的调配。

今天也是,他白天独自完成了一个A级任务,又看了一下午的卷轴,回过神来已经有些晚了,于是干脆去了店里,配有特殊酱汁的土豆牛肉饼,清爽的蔬菜沙拉,鲜美的蚬子汤,再加上因为格外饥饿改选的一大碗白饭。等带土拿着老板塞到手里的一罐糖渍梅子回家时,太阳已经落山了。

他溜达着到了临近的路口,意外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卡卡西拿着张纸,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像是一个稻草人一样站立了很久。他放轻脚步走近银发的队友,刚想出声就和他的视线撞到了一起。

他们对视了很久,打破这个局面的是卡卡西突兀地一个拥抱。卡卡西抱得很紧,紧到一直以来环绕在带土四周的罩子也随着勒紧的双臂碎裂开来,这让他的肋骨隐隐作痛。

带土小心翼翼地呼吸着,他慢慢地环抱回去,好像触碰到了整个世界。


END.

评论(9)
热度(125)
  1. agate多话情人 转载了此文字

© 多话情人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已出坑/随意取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