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 Sign

*和平世界线

*私设多,OOC

*融合了部分大土性格和直感的仔土

*踩着元旦的尾声,祝新年快乐

*短,一发完




卡卡西第一次看到带土的时候,他正冒着雨从宇智波族地边的围墙上跳下来。他的脸上有几道划伤,不过比起被远远抛在后面的那些家伙,倒是显得不怎么狼狈。

他马上认出了这个人是谁,宇智波家难得一见的怪胎。这个家族脾气古怪,但一向内部团结,唯独宇智波带土是个例外。

带土和他是一届,毕竟是宇智波出身,又比他年长一岁,理论偏科但足够优秀,实战更为抢眼,也算是配得上那一族的天才名号,却不知为何就是和族里关系不亲密。

“听说是因为孤儿的缘故,一开始天赋也不突出,等到发现他居然开了眼时,人也已经长歪了,”后来问起时父亲这样说道,“更别说前几年,宇智波和木叶的关系不算好,大人还不明显,小孩子就少不了明里暗里的排斥,他们打不过他,也抓不住现行去告状,最后就只有尽可能地无视他。”

雨势渐渐大了起来,卡卡西想着要不要先找个地方躲雨,一不留神和带土对上了眼睛。糟糕,他在心里唾弃着自己的多管闲事。

带土停顿了一下,突然转向他跑来,这让卡卡西下意识绷紧了身子,准备迎接可能来临的战斗。但带土只是跑近他,然后把外套脱了下来甩到他头上。

卡卡西一愣。

“都下雨了还待在这儿做什么。”带土的声音意外的平和,“往南走就有个茶亭。”

说完就头也不回跑远了。




等到再次近距离接触时就是在忍校里了。卡卡西提前一年上学,不喜欢也不擅长和同学交流。他本想早些毕业,但这次父亲没有妥协。要相信大人啊,现在还没有到要你们必须上战场的时候,父亲如此说。被称为木叶白牙的父亲,查克拉刀和发色一样雪白得有些晃眼,如同日光一样散发着蓬勃的生命力。

最后卡卡西按部就班地等到九岁才正式毕业,他和同班擅长医疗忍术的琳以及带土分到了一个小队里。

不熟悉的人多少有些幸灾乐祸,一个宇智波就算了,还是个刺头,真是好运气。

村里对宇智波带土的评价一向两极分化。一方面是从小就找他麻烦的那些人,部分还是宇智波,说他冷心冷情,出手狠绝,跑路时又滑不溜手;另一方面大多是老人和孩子,对,很奇怪的是还有一些甚至走路不稳的小孩子,说他开朗大方,只要时间充裕,能帮就会帮上一把。琳和带土从小就认识所以不怎么奇怪,倒是新任带队上忍的水门老师为带土的好说话感到惊喜。其实同窗几年,卡卡西还是知道的,带土对于他看的顺眼或者划到圈子里的事物,总会多出十二分的耐心。

他这样想着,然后在数年后得知,第一次见面时带土借他衣服挡雨主要是因为他当时看起来整个白白的小小的一只,看起来让人不太放心。卡卡西在内心疯狂地殴打了他一顿,并把当天负责的队餐全部做成了咸口。




三战在毕业不久后开始了,他们也终于上了战场。这个时候,卡卡西才觉得那些传言也不全是错的,带土给人的感觉的确不像第一次参与战争。他动手的时候眼神很冷,不带一丝情绪,下一秒却会在休整的火堆旁把大家逗得大笑,仿佛随时可以出道去做相声演员。虽然卡卡西是队长,但实际上带土有时候对全局的掌控力要胜于他,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带土还是以他这个队长为首的,偶尔才会提出一些建设性建议,更多的是在后面补刀。卡卡西在休息的时候问过带土这个问题,结果他回答说是直觉。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什么第六感了?”卡卡西忍不住吐槽道。

“怎么没有?”带土回呛道,“你看,我就知道你要是哭了准没有什么好事?”

“谁会哭?”卡卡西跳着脚追着带土打了起来。

带土放下捣火的木棍,拔腿就奔向了水门老师和琳。他躲在后面哇哇地控诉着白发小天才光天化日之下欺负纯良队友的不耻行径,硬生生地把卡卡西给气笑了。

战争结束后,带土的写轮眼就开到了三勾玉,不过按他的说法他开眼的方式算是特例。

宇智波开眼一般没什么好事,不像我全靠一身正气,他补充道。

卡卡西对此嗤之以鼻,在汇报完任务后翻了个白眼就赶回家和父亲享受亲子时间去了。倒是带土和队里其他人道完别后,硬是靠帮助老人,把回族地的时间拖了差不多三个小时,最后只来得及和族长富岳一家瞪着眼睛吃完一顿晚餐。同桌的止水和鼬倒是没有察觉到他们僵硬的气氛,饭后缠着带土玩了好一会儿,完美打消了富岳想要再次开口的念头。

面冷心热的族长老父亲表示心情复杂。




水门老师成为火影后,琳去了医疗班,带土和卡卡西则加入了暗部的同一小队。他们一个分到了鹰面具,代号是鸢(tobi),一个分到了鹿面具,代号是鹿(shika)。敷衍,带土痛心疾首。

他们一向是一对很好的搭档,即使每次被这么说起带土总会露出一脸牙疼的表情。

卡卡西一直找不到原因。这件事的谜底直到水门老师的孩子鸣人过三岁生日时,他和带土为庆生派对一起吹了一屋子的气球才被解开。

那天他靠在沙发上休息,看到带土盘腿坐在一旁拨弄着气球上连接的绳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嗯?”带土偏过头看向他。

卡卡西这才发现自己无意识的问出了口。

“……在想你,”带土回答,他貌似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就这么说了出来。

“我刚刚在想你,”他反应了过来,却笑着又重复了一遍,黑色的眼睛亮得惊人。

卡卡西的脑海中有一片烟花正在绽放。



END.

评论(13)
热度(120)
  1. agate多话情人 转载了此文字

© 多话情人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已出坑/随意取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