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 熄灭的海

*现代架空AU

*书店店主土×打工法学生卡

*私设多,OOC

*短,一发完




我读过一本书,上面提到过凌晨卷帘门升起的声音特别像海猫的叫声。

有几次失眠的时候,我把阁楼的窗户打开了一道缝,一边透过去看远处的海岸线,一边假装不在意的样子等待马路对面的超市开业。那声音咿咿哑哑,不刺耳却也不会让我做出相关联想。这个无意义的活动就这样持续下去,在第十二次的时候我发现开门的店员换了人。

我私下称呼他为K先生,虽然我们平时只是各自坐在门面里的点头之交。K先生的外表还是老样子,他因为粉尘过敏常年戴着口罩,偶尔打招呼时嗓音比真正声带受损的我还要嘶哑。

我记得他现在快要就业了,没想到还有时间到这个镇子上调研。

朋友十二划,故乡十二划,恋人十二划,家人十二划,十二是难忘。

难怪我会对他念念不忘。

我住在一家旧书店的二层阁楼,一层堆不下的书和旧家具包围着我,让我有了些安全感。

因为懒得修剪长发,最近我用皮筋把头发随意扎了起来,堪堪露出右脸的伤疤。很奇怪,我反倒是愿意以这半边脸示人。

如果有路人从门口向里看,就会看见一个穿着和服的古怪疤脸男不感兴趣的瞥了他一眼,继续向左偏头翻阅手中的书本。我猜这会很像老头子,可惜他本人看不到这一幕。从那起事件里脱逃后,我别的不说,隐瞒行踪的本事可是一流。谁也不知道我活着,就算知道,也不会找到我在哪儿。何况前一段时间隔着马路的旧友会面给了我莫名的信心。不说别人,我自己都知道现在的形象与以前相差多远。

这份见鬼的信心促使我按照以往的规律前去超市补充物资。结账的时候,K先生懒散的样子一如往常,我一边把东西装入购物袋,一边把零钱递给他,然而之后的购物小票迟迟没有下文。我疑惑地抬起头,结果对上了对方瞪大的眼睛。我不得不板起脸从他手中扯出票据,头也不回地走出店面。如果不是后面还有人排队,我觉得他当时就会追着我也跑了出来。

K先生的到来其实也不是偶然,几年前他正式投入波风水门的门下开始专研法律。据我所知,包括这个镇子在内的沿海地区都是新法条的试实施地点,只是没想到他一来就到了我所在的这个地方。说实话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自从他父亲在白牙行动中负伤降职后,K先生对于司法相关的内容一向避而不谈。至少依据他在中学时代的种种表现,我曾以为他选择文学类的专业可能性会更大,私底下也为是否能和他再就读同所大学而苦恼不已。

当然,这些最后都成为了空谈。

有些事拿到现在来看,其实就是一个落入俗套的故事。当年火市的派系之间摩擦不断,又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局面。老头子需要一个导火索,便把刚从分家接来的我推到了台前。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安排除了引出一众牛鬼蛇神以外,还惊动了上面。我又因为K先生等人的卷入选择孤注一掷。如果不是最后也达到了目的,老头子走的这步棋就像是一个笑话。

七月份正是雨水丰沛的季节,那天傍晚我回店后外面便下起了大雨。水幕沿着房檐倾泻而下,恍惚间我想起了幼时波风老师带着我和K先生去临市合宿的事情。

那时波风老师还是一个普通的大学讲师,因为千丝万缕的关系和K先生的父亲有些交情;K先生还是一个臭屁的小鬼,偶尔因为父亲警务繁忙闹些别扭;而我则还是分家最不显眼的一员,父母的早逝只会让我在月末被单拎出来感受一下人文关怀。

返程时,我们因为改道,开车路过了一座架在江心的大桥。整个过程感觉就像是开着车在奔腾的江水里行驶,四周只有水流轰鸣的声音,呼吸都是潮湿的,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我们都停止了交谈,下意识地放轻呼吸看向两边。开过这段路途后,我和K先生难得地同时移开视线,四目相对,两个人的眼睛都亮的惊人。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很想去见见K先生。

第二天,K先生估计是临时换了班,他在书店前路过了好几次,却始终没有下定决心进来。

昨晚纠结了大半夜,我的脸色并不好,这大概也是让他难以下定决心的原因之一。他发展到了在门口来回踱步,我拿着本书坐在柜台后面做个样子,用余光瞄着他,情理之中的开始犯困起来,于是烦躁地把书拍在旁边,站起来直接朝他走去。

“昨天没睡好?”我的语气其实更接近陈述句。

K先生被我不按常理出牌的做法吓了一跳。他发愣地看着我,过了好半天才点了点头。我二话不说把他拽进了店里,顺手还把门给带上。

“等等!O……”K先生有些慌乱。

我不理会他,就这么扯着他来到了阁楼的卧房,直接把自己和他都甩到了被子里。“先补觉。”我按着他裹紧被子说道。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呼吸声。

感到K先生不再挣扎,呼吸也慢慢变得平缓。我闭上眼睛,觉得我们都能睡个久违的好觉。





END.

注释:
(1) 第一段关于海猫的比喻来自《夕子的近道》。
(2) 十二划的出处是友人转发的情话微博。
(3) 设定中的职业和火学背景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这就是一个卡在调研期间意外遇到诈死的土的无聊故事。

评论(2)
热度(39)

© 多话情人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已出坑/随意取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