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 Darling

*架空AU

*私设多,无逻辑,OOC

*新年快乐!



早晨刚下完小雨,卡卡西在树林里呼吸着冰凉的空气,有几滴水珠顺着树梢溜进他的脖子里,这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他不像带土那样喜欢这边潮湿的气候,即使会让身上的旧伤开始绵长的疼痛,但带土每当这时总会露出怀念的表情。是的,带土,卡卡西不禁又一次想起了他。介于他几天前被一通意外的电话紧急叫到了研究所,开始了无休止的加班,留下卡卡西自己想办法打发剩下的假期。

卡卡西漫无目的地前进着,不时拨弄开挡路的枝条,偶尔还听到鸟类的鸣叫声。在带土邀请他来这里之前,他并不知道郊外还有这么一个地方,人员稀少,却能满足大多数日常所需,更重要的美丽的景色。天色逐渐亮了起来,他走到了后山的一处小山坡上,不同于工业化得城市,眼前的大片草地是一种纯而又纯的绿色,不同于树林绿的那般深不可测,充满距离感,而且充满了生机,使得空气中夹带着令人愉悦的清新味。卡卡西习惯性地在脑内过了一遍地图,他记得站在那里恰好可以俯瞰整个小镇。



近期的散步活动中,他极少遇到过路的居民,但今天或许是个例外。待卡卡西完全走出树林,到达山坡的中央后,他看见一个小男孩盘腿坐在靠近边界的地方,好奇地四处张望着。

那个男孩应该有十几岁,穿着剪裁良好的白色衬衫和军绿色的工装裤,头上戴着茶色的风镜,看起来很像是以前的军用款式。

可战争已经结束几年了,卡卡西想,这个孩子简直像是从过去前来的,但他的表情看起来却和塞戈罗尼亚的日光一样明亮。

不过他猜错了,这其实是一个未来旅客。

“景色不错?”男孩已经发现了他,卡卡西慢慢走过去搭话。

“比我以前看到的都好,”男孩兴奋地说,“你就住在这附近?”

“暂时是的,我来附近度假。你呢?”

“我住在离这里很远的地方,差不多有两三百年的路程。”男孩的话有些荒谬,但他不像是在说假话。他一边说一边无意识的用手比划着:“你看到那片海了吗?就在那片海的尽头,我随意选了几个坐标,但后来固定在了这里,这边的景色是我最喜欢的。”

“所以说你是一个未来旅客?你刚才说到了坐标,那么或许还有一个时空穿梭的机器存在?”

“当然,”男孩信誓旦旦地回答,“那是我父亲和他的研究团队发明的,这几天我被允许使用了,在这里我就呆了好几个小时。前天我看见了一只兔子,昨天是一头鹿,而今天则是你。

昨天?卡卡西倒是有些讶异了:“为什么会有昨天?既然时间坐标已经确定了。”

男孩撇了撇嘴:“你一定没读过哈利波特,就想那里的时间转换器一样,除了地点坐标以外,还有一个类似钟表的东西,想到哪个时间点就要转几圈,但一直都是同一天不是太无趣了吗?”

卡卡西因为他生动的表情笑了笑:“我倒是不知道哈利波特也流传了那么多年,不过你就一个人来这边,你的父亲呢?他放心你独自探险?””

“他很忙,而且这是一个比较私人的行为,如果大张旗鼓的话,相对应的规矩也很多,我也只能像讲故事那样说说看到的事物……”

男孩最后恼羞成怒:“你干嘛问来问去的,连我自己都没完全搞清楚!”

卡卡西有些无语。

“好吧,我道歉。说起来我们聊了这么久都还没有介绍一下自己,你可以叫我卡卡西。”

“你可以叫我带人。卡卡西,你是老师?”带人好奇的问道。

“准确的说是大学老师,在退伍后。”

“哇,好酷!那你看我穿的像是这时军人吗?这是我参照一些老照片后找人去做的,就算穿出去也没有问题,琳老师和我说过的,时尚也是一个轮回。”

“噗,那你的琳老师知道你什么都会对陌生人说嘛?”

带人有些垂头丧气。

他微弱地强调着:“可你现在不算陌生人了。”

“不过琳老师之前的确叮嘱过我。她是我的家庭教师,不过更像我的姐姐,如果我真的有这样的亲戚就好了,可惜我家里并没有什么人。我和父亲一起住在一座大房子里,里面来来往往的人都是去找父亲讨论工作的。而且几百年后,也就是未来,人们都和那些水泥建筑一样,冷冰冰的,我有时候都不敢太大声和他们说话。”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来自未来,带人都是一个可爱的男孩,而且看起来被保护地很好。

如果不是战争,他和带土小时候会不会也能这样,卡卡西想。

“未来都会想你们一样在家学习工作吗?”

“也不是,还是有学校和公司什么的。我主要是因为父亲的工作原因才会这样。虽然也可以出去交一些朋友,但不在学校上学,我们共同话题不算多。”带人看起来有些苦恼,“而且我喜欢读书,也喜欢父亲的研究室,对那些运动和社交都不怎么感兴趣。”

“我也不怎么喜欢那些,看来我们可以聊一聊书籍。”

“嗯!我们下次可以聊聊那些,不过今天看起来不行,我得赶回去和父亲进行晚餐了,餐后他还要考察我学过的内容,我还需要做些准备。”

“明天你还会来这里吗?”

“我最近每天都会来这。那明天见,卡卡西!”

“明天见,带人。”

卡卡西看着带人仔细地看了看一个像是怀表的精巧物件,欢快地站起来向山下跑去,消失在另一面的松树林里。

他觉得这几天应该会过得很愉快。



刚才的带人不知道为什么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的带土,当然他们是不同的。那时他和父亲待在部队后方的医院里。有一天卡卡西听到他们讨论找到了一个很小的伤员,可能是遭到了敌方士兵迫害。卡卡西偷偷去看了看那个男孩,父亲肯定发现了,但也默许了他的做法。那个男孩的右脸都被纱布包裹着,据说有人拿着刀子,狠狠地在上面割了一道又一道伤口。他的右侧手臂和小腿也上了石膏,被夹板夹好,身边一个棕色的箱子应该是他的全部家当。父亲他们推测那可能是他逃命时从某处滚落导致的骨折。

卡卡西再一次来到床边时正好赶上带土清醒过来。他看着卡卡西明显呆住了,在听完解释后,结结巴巴地向他道谢,说实话看起来有点蠢。卡卡西起了玩心,摆出一副傲慢的表情,问他是不是应该表示点什么,紧接着带土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很显然带土只是还没搞清楚状况。等他康复,和周围人都混熟了以后,卡卡西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带土并没有他第一印象那么甜,不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要不是面对大人还有几分乖巧,他估计能上天。最早和他相识的卡卡西周围更是重灾区,卡卡西已经不想数自己究竟被气笑了多少次。

当然卡卡西也知道带土并不是完全没有受到伤处和战时氛围的影响,相反,他心思很重。有好几次他看到带土一个人时,眼睛里都带着些许惶恐。那些惶恐没有加重,却也始终消散不去,可能和他以前的遭遇有关,甚至直到今天也在影响着他。不过带土不说,卡卡西也就体贴地没有开口追问。

后来他们所在的医院也遭到了炮击,卡卡西的父亲阵亡了,他和带土也参了军,所幸两人直到战争胜利,双双退伍也没有受什么大伤。

回到定好的住处后,卡卡西往壁炉里又添了几把柴,把火烧得更旺一些。在夜色降临前,室内重新变得温暖而干燥。他窝在壁炉边的沙发椅中,把没怎么翻动的小说扣在腿上,任自己的思绪到处飘动。带人就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他对过去种种回忆的大门。也让他更想念带土了。

卡卡西叹了口气,不情愿地开始思考独自晚餐的内容。



接下来的几天,他和带人在那个山坡上就最近阅读的书籍展开了讨论,有时还跟野餐一样,各自准备了一些美味的茶点。带人很喜欢他做的一款柠檬蛋糕,还留了一些说是要带给琳老师和父亲尝尝。

带人还给他讲了其他关于他两个家人的趣事,其中琳老师占的比重更大,大概是因为他对父亲总是敬畏居多的。“琳老师一直在鼓励我,有时候她说的我就像一首未完成的诗歌一样,以后什么美好的句子都可以写上去。”带人有些感慨。

卡卡西也会和带人说起带土,说他的一些有意思的恶作剧,说他为了摆脱照相无所不用其极,说他不同于外表的体贴做法……

如果不是还有关于文学和学习的讨论,这简直就是两个人的互吹现场。

卡卡西有点相信带人是来自未来的了,至少不是来自其他时间线,虽然风镜一直纹丝不动地带在身上,但有一天带人穿了一身奇怪布料做成的连体衣,卡卡西觉得其他人这么穿绝对会显得古怪,难怪不是人人都适合追赶潮流。

“人小鬼大。”卡卡西总结道。

带人反抗:“我已经十四岁了,同龄人都有读高级中学的了。”

“但我已经二十六岁了,而且我十四岁时已经要准备从军了。同样,以前十四岁读大学,甚至结婚的都有不少,你就是给人感觉小多了。”卡卡西不以为意地说。

带人气得脸颊都鼓了起来,像是刚刚从他们身边跑过的小松鼠。

偶尔带人也会对卡卡西说起有关时间警察的事情,毕竟时空旅行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向一般公众开放的,因为这会带来很多问题。

“这算是父亲允许我进行的,他一直同我说,有些事他不告诉我,要不是我不该知道,要不是我还没到该知道的时候。而且时间已成定局,即将发生的每件事情其实已经发生了,所以如果未来的某个人参与了过去的某个事件,那他也就成为了这个事件的一部分。我做的每件事也是注定的。”

“你的父亲也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

“他当然是。”带人有些洋洋得意,如同每一个为父亲感到骄傲的孩子。



然而,无论什么事情都有结束的一天,尤其是一个看起来并不靠谱的时间旅行。带人总是要回去的,卡卡西一直都知道,但他没想到这天会来的那么快。

那天早上,卡卡西还在为昨天晚上带土语焉不详的电话而烦闷。他觉得带土在研究所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可他却迟迟不归,像是被什么所阻挡了一样。他晃了晃脑袋,想把这件事暂时甩出去,避免影响到带人的心情。但是没想到,再次到达那里时,卡卡西发现带人的眼圈泛红,他抱着腿缩在那里,神情还带着一丝迷茫和忐忑。

“……琳老师生病了。”带人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父亲他们也总是在书房里谈话,不知道是在讨论什么。但我知道家里是出事了。”

“我最近可能没法过来了。”

卡卡西知道是时候了,他沉默了一段时间,声音也像是被哽住了:“但你还是会来的,对吧?”

“我会的,”带人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虚弱的笑容,“谢谢你,卡卡西。”

他迟缓地站起身,没有回头地跑进了那片松树林里,冰冷的墨绿色彻底把他吞没了。

卡卡西觉得自己应该是忘记了什么事,他感到一阵莫大的空虚。



又好几天过去了,带土也毫无音讯,卡卡西心中的空洞持续扩大着。这时候如果有一阵大风刮过,透过这个空洞,他是不是还能听见破败的风箱发出的嘶哑声,卡卡西苦笑着想。

他在屋子里不停地走动着,仿佛一但停下,就会被什么恐怖的怪物抓住,直到他不小心撞倒一个放在角落的棕色箱子。那个旧箱子有年头了,老旧的锁应声而开,卡卡西记得这是带土从小就带在身边的,但他从未见他打开。

卡卡西想把散出的东西放回去,结果看到了一个老旧风镜和一些小物件,还有几张照片。照片上的小男孩他刚在几天前见过。

卡卡西不禁瞪大了眼睛。

带土就是带人,他说家里遭遇了变故,他的右脸和身上是在那时受了伤,而不是始终查不到的敌军,时间机器可能成了逃命的方式,但那让他到达了十三年前,然后被当成伤员送到了临时医院,遇到了正好在那里的卡卡西。他为了躲避那些人,因此拒绝留下照片,也不知道以前的卡卡西是不是值得幸运,又会不会被他牵连。一个人孤立无援的生活在几百年前的战争年代,难怪他一直感到惶恐……

那么带土是不是知道他这几天会见到以前的带人,所以才……

卡卡西猛的站了起来,他冲了出去,突然有一种念头告诉他带土应该就在这里,他要去找到他,而不是像行尸走肉一般把自己困在房子里。他盲目地跑出去了好几条街,最终在镇子边缘的一个小咖啡馆屋檐下,卡卡西看到了烦躁不安地靠在墙上,但就是不挪窝的带土。带土嘴里叼着一根烟,却没有点燃。他的双眼和小时候一样明亮,正在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和卡卡西四目相对。

卡卡西的眼睛一酸。

带土看到卡卡西的一瞬间眼睛里有着熟悉的惶恐。他张了张嘴,还是没说什么,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卡卡西向他跑来,像是等他做出什么审判。卡卡西废了半天劲儿才喘匀了气,他有很多话想说,但最后只是笑着对带土说道。

“你是不是该有点表示?”就和多年前他们刚认识时,带土和他道谢后他说的那样。

带土愣了一下,他把烟摘下来顺势摸了摸口袋,委屈似的冲着他努了努嘴。

“唉,没办法,看来我现在只能给你一个吻了。”


END.

注:加粗的句子引用自《蒲公英女孩》。

评论(2)
热度(34)

© 多话情人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已出坑/随意取关